有情有义江湖梦,儿女情长乐逍遥 海鸥话剧《武林外传》上演

作者:莫然 李嘉欣来源:新闻中心观海听涛发布时间:2022-06-08点击数:111

本站讯 64日晚,由海鸥剧社编排的话剧《武林外传》在大学生活动中心多功能厅上演。该剧讲述了在武林背景下,衡山派少掌门人,为了替逝去的父亲还债,在怡红楼工作,与女子定春相遇并且互相治愈,两人克服困难最后在一起的故事。

入狱结识 为父还债

“沧海笑,滔滔两岸潮。”在《笑傲江湖》的歌曲中,灯光亮起。刽子手葛三在刑房中正认真地磨着一把大刀。差役把莫小宝带进了刑房。只见葛三拿着刀,朝莫小宝径直砍去。莫小宝面不改色心不跳,一点都没有害怕。葛三见莫小宝的胆量不错,便把他的眼罩摘了下来,“你是第一个亲眼见过我的死囚犯”。

一番交谈过后,才知道莫小宝将是葛三砍的最后一个人头。小宝向葛三讨要水喝,葛三便爽快地答应了,甚至帮小宝卸枷,让他活动筋骨。从柜门中拿出酒壶和酒杯,两人相视一笑,彷佛是认识多年的老熟人一样,一起跳上凳子,痛快畅饮,举杯相祝。两人相谈甚欢,葛三曾经是个杀猪匠,还曾卖过女儿,小宝也开始讲起自己的故事……

灯光重新亮起,舞台中间是一个大大的“祭”字,这便是老掌门的灵堂了。小宝的二叔莫守信急匆匆赶回来,见到杂乱不堪的灵堂,侄儿正昏睡在一旁,棺材盖也未合上。他呆呆地往棺材里看了一眼,悄悄地抹下了眼泪。转过身拉过板凳,在棺材旁坐下,像是对死人说话,又像是自言自语。

小宝醒来后,说出了自己的无奈,去世的父亲给自己留下了巨大债务,而衡山派作为一个江湖门派,并无积蓄。莫守信却只在意衡山派的面子。

“何为江湖?”一个看似简单的问题,莫守信却回答不上来。对于莫守信来说,整日游历,并未关心过家中之事,在意的也只不过是面子。而小宝对所谓的江湖并无概念,他只是一个游手好闲,胸无大志的少掌门罢了。

“何为成熟?”,又是一个让二叔哑口无言的问题。两人交谈无果,一起上香后,灯光暗下,悲凉的二胡音乐响起。

“把欠我的钱还给我!”债主与莫小宝两人在舞台上骑马追逐,莫小宝无奈下马,债主一把上前抱住他,小宝请债主进入家门。

莫小宝直截了当挑明了,整个衡山派是没钱的。其实,小宝也去找过工作,但是无奈因为缺乏工作经验,没有被录用,也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债主提出给小宝介绍工作,打工抵债,就这样,小宝开始了他的还债之路。  

巧妙初遇 相互治愈

场景变化,来到怡红楼。莫小宝打开门,东扫一下,西擦一下。舞台正中间放着一个箱子,小宝走近好奇地敲了三下。

Surprise!”一个可爱的女孩从箱子中跳出来,然后拿着手绢在舞台中间开始跳舞,并一个劲地唱着欢迎光临。见到莫小宝后,自然是一顿吵骂,认为他打扰了自己接客,甚至还要投诉他。两人在一阵争吵后,定春又重新进入了那个黑箱子,准备重新迎客。

“用不着这么敬业吧?就跟自己业务有多繁忙似的,至于么你?”莫小宝发出了嘲讽。

定春听到后立即要求他把箱子打开,要出来跟他争论。定春朝着小宝走过去,忽然扬手,却被小宝抓住手腕,又上嘴咬,小宝一把捏住了定春的腮帮子,定春整个人动弹不得,只能一个劲地让莫小宝放手。

定春开始了自己的话唠模式,提出各种各样的问题。

“人家是一只美丽的花蝴蝶,我每天都在风中自由的飞呀,飞呀,自由的飞呀……

“你总是这么开心吗?”

“不开心,那还活着干嘛?”

定春面对生活的态度,一下子感染了莫小宝

“既然改变不了什么,还不如好好的活着。”莫小宝把这句话默默地记在了心里,这就是两人的初遇。

画面一转,债主来到了莫小宝工作的地方,开始假意关心地询问他的工作情况。这时,定春又来了。

“干爹,您有日子没来,人家想死你了啦!”

定春一把拉住债主,两人拉扯。债主终于忍不住动粗了,把定春一把推倒在地。定春重新爬起来,恢复了刚才的媚笑,两人又是一番拉扯后,债主还是把定春推下去了,定春仍然从观众席上跑了上来。

“你?”

“还是我!”

“啊!”债主最后吐血而亡。

定春也因此被怡红楼的妈妈打骂了,并把她安排到门外扫地。

莫小宝看到后,走上前看定春的伤势。两人的距离逐渐拉近,小宝意识到后,害羞地突然松开手,跑到另一边继续扫地。

“小宝,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啊?”

“我,我审美有问题。”

定春高兴地跳上莫小宝的背上,“骑大马喽”,小宝挣扎着,原地转圈。

接着,两个人一起坐在板凳上,开始畅谈。

定春讲起了自己的身世——她是被自己的爹卖到妓院的。两人在交谈中,感情进一步升温,内心也得到进一步治愈。

“嫁给我得了!”定春说这是她最喜欢的话,她觉得这句话,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只要别人跟她说了就很开心。

两人还唱了一会歌曲,小宝离开后,定春反复吟唱着刚刚小宝唱的几句歌词。若有所思地想着什么。

娶亲还债 伤心分别

莫小宝!”

莫守信与莫小宝各自站在箱子上,开始了新一轮对峙。二叔认为莫小宝在妓院当服务生,非常不正经。可小宝坚持认为是靠自己的本事挣钱,没有什么丢人的。

这时,定春也来了。定春说自己是小宝未过门的妻子,小宝为了气二叔,也就一把搂住了定春,承认了这件事。

“年底结婚,爱咋咋地。”

莫守信提出了小宝小时候定下的娃娃亲,是与龙门镖局的大小姐佟湘玉。莫守信希望定春不要耽误了小宝,就把小宝的身份告诉了定春。

莫守信最后告诉小宝,他要去汉中提亲了。这门亲事能够解决衡山派现在的债务问题。

二叔走后,小宝坐在箱子上发愣,怅然若失,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问题。

“你……会娶她吗?会吗?”

听到这句话后,莫小宝愣住了,他知道娶了佟湘玉,就能解决家族危机,但是这样就要离开定春。

定春把自己的全部积蓄都给了小宝,希望能帮到他

莫小宝拿出盒子中的银子,仔细端详,十分感动,泪眼婆娑,又把盒子放回去了。

莫守信回来了,他告诉定春和莫小宝,与佟家小姐的亲事定下来了,下个月就能过门,并且要求小宝一起去汉中迎亲。

莫小宝提出自己要过几天等薪水发了再走,但是却受到二叔的讽刺“这种脏钱不要也罢。”两人又开始了争执,定春急忙着打圆场。

莫守信拿出一条长长的马鞭,直指莫小宝,最后鞭子抽到了定春身上。

莫小宝急忙把定春扶到了床上,匆匆出去给她找大夫。

房间里的莫守信开始劝说定春,希望她能不再纠缠小宝。定春自然是知道的,淡淡地说出,“您说,如果我真心喜欢小宝,会忍心连累他吗?”

“人呐,若有来世的话,我就不做人了, 我就做一只自由自在特立独行的小野猪,即使再脏再臭也没人会嫌弃我的。我爹就是杀猪的, 这么可爱的小生灵,他怎么忍心下得了手啊……

画面一转,雪白的床单铺就的小红床上,小宝喂定春喝药,他心疼地望着这个为他受伤的姑娘,嘱咐她要好好休息,歇个半年。姑娘却还是一幅活泼开朗的样子,打趣自己经常挨打,才练得金刚罩。受了伤治病又有一笔开销,定春想起怡红楼的妈妈。

妈妈怎么说?

你这种情况不能算工伤,医药费自理。

长叹了一口气,定春抱怨起想要一个平时存份子钱,关键时刻保险的铺子。和小宝畅想了一番后,两人又聊起了来生。定春逗趣小宝做一头猪,而自己就是宰猪人。

既然咱们前世有缘,我就饶你不死吧。猪,走吧走吧走吧!

说到分别,定春有些愣神。她不想要他的小宝离开,也不想抛弃一切责任,二人私奔至天涯。小时候被父亲抛弃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此时此刻,无论她再怎么爱眼前这个男人,也没有办法放下一切和他走。

你滚。

对不起,我知道了。定春,明天,我就去汉中迎亲,保重身体定春,再见!

我祝你们白头到老,断子绝孙,早生贵子,白发人送黑发人啊……”

灯光渐暗,屋里是悲伤的定春,屋外是将要离开的小宝。身份地位的悬殊,家世责任的束缚,世俗偏见的绑架,好像是怎么越也越不过的鸿沟。

转眼就是分别,水波清澈的江面上,荡漾的渡舟远去,载的是离人,也是真情。定春大喊让小宝不要再回来,小宝假装听不见。一句句放声而出的话语,都是纯情儿女的爱意。

定春,你要幸福!

你说什么?

我说,幸福!

幸福?幸福是个什么东西呀?

渡舟随江水而去,定春茫然望向四周,她不知道幸福是个什么东西,她只知道,她的小宝离开了。日光一点点暗下去,夜色拂在伫立的少女身上。

另一边,小宝坐在一块山石上,打开背囊,啃馒头,忽然硌到,掰开看,是一个银子。纳闷,抖开背囊,里面有个纸团,展开一瞧,是一封长信。得知定春把自己所有的财产都给了自己。小宝放声痛哭起来。

双向奔赴 打开心结

我要娶她。

她的职业...”

那我也要娶她。

莫守信站在台中间,莫小宝在一旁跪着。

二人对峙良久,见小宝下了决心,而自己自诩侠义之人也不愿拆散有情人,莫守信与小宝约定,小宝凭借自己的力量解开定春的心结,莫守信就同意他们的婚事。

灯光亮起来,街道,妓院门前,生意十分冷清。定春拿了条手绢甩来甩去。正唱的高兴,一声清脆的皮鞭,男人高喊得驾喔吁。定春一愣,见莫守信拿着马鞭走了过来,定春下意识朝他身后看,没人。

二叔干爹,小宝他……最近过得怎么样啊?

托您的福,好得不得了!

莫守信抖了抖手中的信。

这封信是不是你写的?

定春略显心虚地回答了,却被告知小宝因为这封信去了黑风寨还绑架学龄儿童,最后被押入天牢,正危在旦夕。定春原本是不信,在债主和莫守信的一唱一和中,定春决定前去天牢营救小宝。

回到故事的开头,写着大大的字的牢房里,葛三爷的脸色从最开始的戏谑变得沉默。原来那个把定春卖掉的爹就是他。在小宝和葛三爷的争吵声中,定春急匆匆走了进来。

你傻呀你,去什么黑风寨,还绑架未成年儿童,啊?这个地方好玩啊?回去!看我抽不死你我。

被葛三爷拦住了去路,定春转过身来,正准备向这位官差干爹求情,却发现这个老头正是抛弃自己的爹。争执着,葛三爷一刀砍下,莫小宝镣铐断成两截。他想救出自己的女婿,给伤害了半辈子的女儿赎罪。

怎么样?小姐,人家帮了咱们这么大一忙,临走前,叫声爹总可以吧?

爹。

成啦!

定春与葛三解开心结,父女俩相认,这时差役上场。指责葛三爷乱放人,关键时刻,二叔拿着一封密令闪亮登场,众人皆大欢喜。

不早,葛小姐,爱听的来了,嫁给我得啦!

定春想了想,用力点了点头。

共游花灯 皆大欢喜

众山清,水儿秀,清脆的鸟鸣声带来愉悦的快意。定春和莫小宝背着行囊匆匆赶路,定春走不动,坐到山石上休息。

走不动啦!

再不抓点紧,就错过花灯大会啦,听话乖。

我不……”

好吧好吧,那就歇会儿,入夜前必须赶到大理!

说好的花灯大会,小宝和他的姑娘来了,两人吃着馒头,有一搭没一搭聊着。聊到在大牢里演的戏,聊到因为立了大功被归还的衡山派和还清的债务,聊到在七侠镇被照顾着的佟家媳妇。

你知道吗定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佟湘玉的故事,至少有八十集电视剧呢!

那我们的故事有多少集呀?

你让我咬一口我就告诉你!

不行不行,诶!小宝你看!花灯会就在前面!

各式各样的花灯在街道上闪耀着,各种各样的人们平凡而幸福地生活着。定春给小宝说了灯谜,答案是等你说爱我,两人笑作一团。

小宝背着定春,朝着花灯会深处大步进发。

黑暗中,可以听见定春和小宝的最后一段话。

宝,我现在终于知道啦!

知道什么了?

幸福……是个什么东西!

一辈子很短,如白驹过隙,转瞬即逝。可这种心情很长,如高山大川,连绵不绝。

文:莫然 李嘉欣 图:卢思吉 江心妍 李娜 黄苗苗

编辑:郑茜曼

责任编辑:赵奚赟

回澜阁

>

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