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有盛意,山海总相逢 海鸥话剧《山海情》上演

作者:刘硕 黄洁来源:新闻中心观海听涛发布时间:2022-12-03点击数:10

    本站讯 122日晚,海鸥剧社话剧《山海情》在大学生活动中心上演。该剧讲述从小在父母安排下长大的大四学生欣然,受师哥师姐的影响萌生了参加支教团队的想法。在贵州,她遇见了性格孤僻的美佳,经过一年的相处,两个人逐渐消除隔阂,共同演绎了“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的动人故事。

  初闻山海,心潮涌动

周末,女生宿舍里,欣然的妈妈指挥着爸爸打扫宿舍,与忙碌的父母不同,坐在床上的欣然还在懒洋洋地刷手机。

妈妈开始收拾床铺,欣然见状挪出位置。妈妈又不耐烦地拽了拽被她压着的被子,欣然只好不情愿地站起来,踱到爸爸面前,让他答应给自己买新衣服。妈妈怼爸爸迟早要把女儿惯坏,得宠的欣然则搞怪地冲她吐舌头。

妈妈暗中给爸爸递了个眼色,爸爸心领神会,顺着妈妈的话打探起女儿毕业后的计划。对比父母的深思熟虑,欣然显得心不在焉,她放下手机想了想,开口:“我是学工商管理的,要不……让我管管人试试?”爸爸听到这里开始呛水,他一边咳嗽一边训斥,要求欣然先写封简历托人问问。

爸妈离开后,欣然坐到桌前,试着写了封简历,却挫败地发现自己没有能拿出手的成绩。

此时,室友林雨、舒言结伴回来,三个人的话题谈到了当今的就业压力。

欣然觉得自己应该会听爸妈的安排,林雨和舒言则认为考研是更好的出路。就在几人互相调笑的时候,室友超越拿着快递回来,招呼她们去听支教团的汇报。

随着灯光变换,舞台上的场景由宿舍转到报告厅,欣然等人坐在椅子上认真听支教团的汇报。

师姐李佳芸将她的支教故事娓娓道来,谈起当地环境恶劣,饮食难以适应……语毕,灯光转暗,一束光聚焦在舞台右侧的四人身上,超越觉得支教挺有意义,问一旁的欣然愿不愿意和她一起去,权衡过后,欣然仍然心存顾虑。

灯亮,师姐继续演讲,她说虽然条件艰苦,但这段时间给她的最大感触就是“累并快乐着”,她记得第一节上课时自己的满头大汗,也忘不了离开时孩子们追着大巴车送别的眼神。

第二位师哥谈到他让一个“太活泼”的男生当班长,结果对方依然我行我素。后来他做足准备和班长好好谈了谈,两个人之间的矛盾便迎刃而解。

而后,第三位师姐回忆起自己支教的初心,她在与学生们相处的过程中,逐渐意识到这一年的意义是来爱具体的人,“我爱着我教的每一个同学”。

听到这里,欣然的内心悄然发生了某些变化,她走到舞台中央,回顾自己过去二十一年的人生,想到未来大概遵循父母的安排工作……她望向台上的师哥师姐,在他们的身上,她看到了人生潜藏的另一种可能性。

场灯亮起,欣然坚定地举起手:“学姐,我想报名!”

欣然拿到报名表回来,室友们向她接连抛出疑问。欣然想了想回答:“我只是……想完成一件我从没做过的、我想做的、我觉得有意义的事情。”

在室友的提议下,欣然打算先征求爸妈的同意,于是拨通了爸爸的电话。

灯光转暗,欣然避开人群,追光灯下的她目光灵动,满怀憧憬,犹如一只振翅欲飞的蝴蝶。欣然告诉爸爸自己想去贵州支教,做些不一样的事情。爸爸劝欣然放下这个念头,因为他也曾在山区工作过,知道那边生活艰苦。然而,出乎爸爸意料的是,一向听话的欣然这次却执着起来,还拜托他帮忙说服妈妈。

舞台上,欣然还在练习要怎么跟妈妈解释;另一侧,妈妈听说后,毫不犹豫地否决了女儿的想法,她向欣然罗列出种种不妥。欣然面色不虞地逐条反驳,她忿忿地摔东西,指责妈妈从没为她真正考虑。

电话挂断,欣然下台,妈妈眉头紧锁,嗔怪爸爸支持女儿不切实际的想法。爸爸劝说道,正是因为他经历过这样的生活,所以知道那里的生活确实苦,但也锻炼人。在爸爸的疏导下,妈妈重重叹了一口气,最终做出让步。

留在大山?考出大山?

数学课上,刘美丽顺手拿过美佳的尺子,美佳起身夺回。同桌间的吵闹吸引了老师的注意,他责令二人去教室后面听课。

课后,两个人就尺子的事情吵得不可开交,刘美丽指责美佳是“白眼狼”。美佳咬牙切齿地回敬她考不上大学浪费父母爷爷奶奶的栽培才是白眼狼。

刘美丽接着批评她总是打扰大家学习,美佳的脸色越来越阴沉,其他同学也开始窃窃私语。美佳从位置上站起来,生气地说:“你们觉得我没出息,我还觉得你们虚荣呢。”

听到大家七嘴八舌地说她的不是,美佳气得不轻,还欲继续反驳。正值上课铃响,王田香老师看到乱糟糟的场面,不假思索地把责任推给美佳。

灯光聚焦到美佳身上,她不发一语地走出教室,随后跟上的王老师严厉地责备她整日邋里邋遢,连累班级扣分。见美佳咬着嘴不以为意,王老师也烦躁起来,他大步返回教室,把美佳座位上的书包拎出来丢给她。面对接二连三的羞辱,美佳忍无可忍地爆发,气冲冲地离开学校。

另一边,美佳的奶奶正在院子里喂鸡,嘴里碎碎念着要攒点鸡蛋给美佳;美佳的爷爷则挂虑美佳下雨天在泥地里走不动路,预备给她做个拐棍。两个老人句句不离美佳,他们都疼爱这个被父母抛弃的孙女,希望她上大学后可以好好生活。

爷爷离开家归还锯子,很快,美佳便带着书包无精打采地回到了家。

奶奶关切地问她怎么了,美佳没有正面回答,问奶奶这两天腰还疼不疼,膏药用了吗。

在奶奶的追问下,美佳的语气带上了哭腔,她终于说出了心声:“这个学我真是一天也不想上了。”

爷爷上场,责备美佳不该这么不听话,但美佳厌倦了说教,她没有走出去的理想,她只记得父母是如何出去之后就把自己的爸妈、女儿丢在山里。

爷爷捂着胸口开始咳嗽,一边拍腿一边让美佳打消退学的冲动。
灯光聚焦在美佳身上,她离开家下台徘徊,脸上写满了苦闷与迷茫,她不知道为什么所有人都让她出去,难道,她不想出去有错吗?

不久,美佳朝家的方向返回,遇到站在门口等她吃饭的奶奶,爷爷端来饭菜,三个人围坐在桌前,奶奶微笑着点出他的用心:“这可是你爷爷专门给你杀鸡炖的肉。”

美佳懂事地给爷爷奶奶夹菜,奶奶安慰她,受委屈了一定要跟他们说。美佳沉默了一会儿,问爷爷也觉得大城市很好吗。爷爷让美佳不要因为想着爸妈的事情就不想走出去,要自己去看看。

美佳放下碗筷沉思了一会儿,她开口向爷爷奶奶道歉,承诺明天就回学校。

踏入山海,点亮烛火

支教团经过了一路长途跋涉,终于到达了接下来他们要留教一年的学校。可贵州气候多雨,还没等他们作足短暂的休息,一场大雨倾泻而来。“怎么又下起来了,快走快走!”舒言喊道。看到大雨中支教团正跌跌撞撞地奔赴而来,校长第一个上前去帮忙迎接,“来,娃娃,我帮你拿这个。老师们,帮帮忙呗!”舒言好像卸下了千斤重担,“谢谢您!这个包真快拿不住了。”

为给支教团“接风洗尘”,校长带领一伙人来到了学校的食堂。大家围绕在一个还算宽大地桌子边坐下,旅途漫漫没能吃上东西的大伙,确实被饿坏了。看到一盘盘丰盛的菜肴被端到桌面上,一切的疲惫瞬时化作了胃口。可正当张小宇将一筷子的菜夹到嘴里时,便马上感觉到一股烧灼感,“哈、哈、哈,好辣!”“想着给你们准备的稍微淡一点,看来这辣椒还是放多了。来吃点这个不辣的。”校长略带些不好意思地回答道。说到这,刚刚面色轻松的校长突然认真了起来,“娃娃们,慢慢适应吧,这边的生活比不上城里,有什么需求都可以找我。”在吃了一会后,大伙也填饱了自己的肚子。

校长带领支教团一行人来到教室,看到来自大城市的新老师们,同学们的眼中也充满了好奇,校长兴奋地向同学们介绍支教团,并邀请大伙给同学们说几句话。面对突然的“讲话邀请”,出乎意料的众人互相推搡,最终欣然“被迫”受邀上台向同学们介绍。可正当欣然演讲到一半,美佳披着雨衣湿漉漉地跑进了教室,“报告!”王田香老师看见美佳又返回学校,便生气地要把美佳赶出教室,欣然见状走了过去叫住了她,便向王老师请求留下美佳。欣然拉着耷拉着脑袋被淋得狼狈不堪的美佳回到她自己的座位上,并从包里拿出了自己的毛巾给美佳用来擦掉身上的雨水。眼看美佳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欣然便回到讲台,继续她的演讲。随着欣然演讲完毕,顿时教室里被大家热烈的掌声充满。就在这时,下课铃响起,美佳拿起桌上的笔,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教室。“下课了孩子们,先回家吧”王田香老师笑着催促道,同学们这才恋恋不舍地收拾东西离开了教室。

课下,支教团几人聚在一起来商讨一会儿班会的事宜。刘星说道:“一直都是我们参加班会,给别人开班会还是头一回。你们有啥想法吗?”舒言突然想到了什么,“我有个想法,就跟我们大一军训一样,大家把桌子拉开,围成一个圈。今晚不用想着学习、上课的事情,大家就聊一聊平时的生活吧。”大家听后纷纷点头表示赞同。

同学们陆续进入教室,到自己的座位上坐好,但美佳却迟迟没有来。“这会儿都已经上课了,美佳怎么还没来呢?”张小宇疑惑地问道。刘星随后便开始组织同学们摆放班会的桌椅。就在大家起身把桌子拉好后,美佳缓缓地走进了教室,“报告!”“美佳,怎么迟到了?”刘星问道。“老师,都快走到学校了,才想起来作业没拿,就迟到了……”美佳弱弱地回复道。看到姗姗来迟的美佳,刘美丽对她冷嘲热讽了一番。美佳听后脸上露出了尴尬的神色,但没有反驳,而是默默地低下了头。看到这一幕,欣然便走上前来拍拍美佳的肩膀安慰她一会摆桌子只要多出一份力就好了。看到大家都来全了,张小宇便开始了今天的班会。一说到要分享自己的生活,刘美丽便主动地要第一个发言,许多同学都分享了自己家庭的故事,支教团的老师们和同学们也在认真地倾听。看到同学们敞露心扉,美佳也跃跃欲试,“我也想说说试试……”刘美丽见状,又嘲讽地说美佳这是在捣乱。欣然听到这连忙打断刘美丽,并鼓励美佳表达一下自己的心声。但美佳此时又低下了头,不再多说一句话。

就在大家讨论得热火朝天之时,教室的灯光突然闪了几下后彻底熄灭,有几位女生因为害怕而尖叫了起来。刘星连忙平复大家的心情,“没事没事,大家别害怕,应该是停电了。”而后刘星便在抽屉里找到了蜡烛。随着烛火的点燃,黑暗的教室霎时被烛光充满。暖黄且温柔的烛光不仅照亮了周围,也像一束光照亮了同学们的心房。

看到如此温馨和谐的画面和令人心生温情的烛光,张小宇提议大家一起唱一首歌。刘星马上附议道:“不如唱《明天会更好》吧?!”随着歌声的响起,支教团的老师们和同学们手牵着手,随着旋律唱了起来。同学们由于没能上过音乐课,不免有些跑调。但美佳的歌声却格外悦耳,让在场的同学们和支教老师们都为之惊叹。欣然惊喜地说道,“美佳,你唱歌还挺好听的嘛!”听到这,美佳有些害羞,低下了头。展开折纸,放飞梦想

在自习课上,大家都在埋头认真自习,但只有美佳一个人在折纸。“美佳,你在做什么呀?你不打算和其他同学一样先在学校把作业做完吗?”欣然温柔地问道。听到老师点了自己的名,美佳连忙将纸鹤放入桌洞中,“没……没……就是作业做得差不多了……”欣然见状蹲了下来,看到了美佳桌洞中的千纸鹤,美佳将千纸鹤从桌洞中拿了出来。欣然接过美佳的纸鹤,惊叹道:“哇,你的千纸鹤真的叠的很好。”美佳听到这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要不然我们放学的时候找个地方一起聊聊天吧?我来这里这么久,还没有单独和你聊过天呢。”欣然向美佳邀请道。美佳答应道:“好……”

放学后,欣然和美佳来到了操场上的一处偏僻之地,找了一处石头坐了下来。美佳低头从怀中的包里拿出了一个小盒子,将千纸鹤倒了出来。欣然看到美佳叠了这么多不同颜色的千纸鹤,惊叹之余也俯身将不同颜色的千纸鹤一只一只排好,平铺在地上。美佳对欣然说道,她会把一些想说的话写到纸上,然后把它们叠成千纸鹤装到盒子里,再找个没人的地方把它埋了。美佳说不同颜色的千纸鹤其实代表着不同的含义,说着便让欣然从中挑选一个。“那我先选这个黄色的吧。”欣然说道。二人随后又拆开了几个千纸鹤,欣然一直在旁边细心温柔地帮助美佳解决心理上的烦恼和心事。说到这,美佳也对欣然坦白了自己家的状况,说着便留下了泪水。美佳带着哭腔告诉欣然,认为自己就算是考上一所好的大学,那也会像自己的爸爸妈妈那样留在城里,而不管乡下的爷爷奶奶,她觉得那样毫无意义。“你要对自己有信心。既然你不会抛下爷爷奶奶不管,所以无论出不出去,这些都不会影响你和爷爷奶奶的生活。”欣然鼓励道。

  听到这,美佳擦了擦了眼角的泪水,说道:“欣然姐姐,我明白了。”两人起身,随后便告别了彼此。看着美佳的离开,欣然也在心里默念道,“其实我也要谢谢你呀,你让我找到了支教真正的意义:不是躲避父母、远走高飞,是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最后是两个灵魂的共鸣。”

  山海有情,无问东西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一年的支教时间在寒来暑往间已经度过,在最后一堂课上。欣然最后和大家上了一堂课——成长。就在老师询问大家有谁想上台分享一下这一年里的特殊收获的时候,全班同学沉默了。但美佳主动站了出来,她说自己因为认为自己是一个被抛弃的孩子,所以自己只想留在大山里陪着她的爷爷奶奶。但支教的老师们让自己知道了有很多像她的父母那样在大城市打拼工作的人,所以自己也要走出去,去找老师们,去看看这个世界。

  欣然听到这,回想起一年来执教生活的点点滴滴,想起与美佳的相处,脸上也露出了感动之情。为了让大家更好地接触大城市的生活,支教团特地采访了远在海大的城市务工的农民,关于城市生活的见解,并制作成了视频用自带的电脑放给了同学们观看。

  随着尾声的到来,美佳坐在一套桌椅上,正低头给远在青岛的欣然姐姐写信。信中美佳告知了欣然自己考上了海大的喜讯和对她的思念。同时灯光一转,欣然在看完美佳的信后也俯首写起了回信,欣然真切祝贺了美佳考上海大,但自己已毕业离开海大。她要美佳选择自己的路,然后认真地走下去,并在信的结尾写道:“美佳,我的学姐跟我说过,他希望他的22岁能跟18、19岁不一样,我希望未来的你也是如此,无论山海,每一年都活出不一样的自己。”

通讯员:刘硕 黄洁 图:张镕浩 王一龙 龚腾峰

编辑:吴梦欣

责任编辑:赵奚赟

回澜阁

>

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