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尽千帆皆不是 回望彼岸故人留 ——海鸥话剧《夏洛特烦恼》上演

作者:沈乐蕊 杨子豪来源:新闻中心观海听涛发布时间:2022-12-08点击数:12

  本站讯 123日晚,由海鸥剧社编排的话剧《夏洛特烦恼》在大学生活动中心多功能厅上演。该剧讲述了夏洛偶然梦回高中,追到心爱的女孩,成为炙手可热的巨星,但却在患病之后幡然醒悟珍惜冬梅的故事。

大闹婚礼时 荒诞醉梦回

  万黑之下,一光独属。西装革履的夏洛站在光里,看向富丽堂皇的大厅中央,身着洁白婚纱、美艳动人的新娘,眼里满是自嘲与无奈。今天是夏洛高中时代暗恋的校花邱雅的婚礼,他盛装出席,可惜新郎竟是中年油腻大叔朱温。自夏洛踏进婚礼现场,他的心就被酸涩与苦闷填满,一桌的老同学说笑着,相互敬酒,交谈甚欢。曾经的同窗如今都已功成名就、光鲜亮丽,与曾经年少的模样大相径庭,唯一不变的只有夏洛的籍籍无名和那些从四面八方袭来的不屑与嘲讽。

  “只身赴宴鸡毛装,都是同学装鸡毛。”袁华就夏洛这身行头赋诗一首,席间笑成一片。

  “夏洛啊,我说这么些年你都死哪去了,你要是真有什么困难你就和大家伙说说,大家就算帮不上还不能乐呵乐呵呀。”孟特故作娇羞调侃夏洛。

忍受着老同学们明目张胆的嘲讽,夏洛将痛苦与不甘和着烈酒入喉。王老师当众羞辱夏洛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当年还给邱雅写过情书,烈酒为愤怒火上浇油,夏洛借着醉意将情绪宣泄。

“邱雅你穿婚纱的样子我幻想了很多年,你今天没有让我失望,毫不夸张的说,你今天穿的就像西游记里面观音菩萨一样美,但我万万没有想到啊,你竟然嫁给了猪八戒……”夏洛借着酒劲,将真心话一股脑吐了出来,竟还抱住邱雅给她唱歌。气氛十分尴尬,邱雅与朱温脸上蕴上了怒色,司仪与同学见状赶紧将他们拉开。

“夏洛啊,你不是跟我说你给你妈扫墓去了么?怎么扫这来了呢?”夏洛的妻子马冬梅头戴一顶遮阳帽,身穿背心,脚踩运动鞋,与富丽堂皇的酒店和身着华丽的人们格格不入。

气氛陷入了冰点。醉酒的夏洛,生气的马冬梅,不知所措又暗暗看戏的旁人。马冬梅劝说醉得不成样子的夏洛回家休息,夏洛觉得她丢尽了自己的颜面,与本就不待见的妻子在大庭广众之下争吵起来。吵闹间,夏洛为维护邱雅,竟将马冬梅推倒在地。所有的失望与难过裹挟着马冬梅,她失魂落魄地离开,不一会,又气势汹汹地拎着啤酒瓶直奔夏洛。

夏洛被吓得瞬间清醒,他一边道歉,一边踉跄地躲进卫生间。昏暗的光束打在夏洛身上,在镜子前,他竟看见一只猪,正学着自己做动作。夏洛对镜大声质问,他宣泄对生活的不满,抱怨自己所遭受的不公,随即又躺在地上大哭起来。

“妈,你告诉我,人为什么只能活一次,为什么不能重来,我人生的方向到底在哪,到底在哪?”镜子里突然出现的妈妈指向马桶,夏洛踉跄的奔了过去,反复呢喃间,渐渐地睡着了……

熟悉的教室,熟悉的老师同学,醉酒后的夏洛以为这是他做的一个梦。在婚礼上受尽嘲讽,夏洛决定在梦中放肆一把,不能再任由他们欺负了。他与王老师争执,强吻邱雅,发泄多年不满,甚至带领同学围殴老师……夏洛做尽了当年不敢做的荒唐事,教室一片喧闹。

“夏洛,你要干什么呀,教室里乱七八糟是不是你弄的呀,你要气死我呀!”夏洛妈闻讯急匆匆赶来,看见已故的妈妈,夏洛不禁激动万分,他抱着妈妈的腿嚎啕大哭。回过神来,夏洛意识到该醒了,叮嘱母亲后,在众人的惊呼中,他从窗台一跃而下。

梦境进行时 逆袭正上演

  睁开眼再次见到母亲和马冬梅,夏洛惊觉自己竟还没有梦醒,他惊奇的发现自己竟然重生了!激动万分的他冲出病房,这一次,他夏洛,要改写自己的人生。

  夏洛的惊人举动让他饱受争议。“我早就说夏洛这脑袋有问题吧,太吓人了,以后我可得躲着他点。”邱雅因被同学起哄喊着“洛嫂”而羞愤不已。马冬梅却误以为夏洛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正暗自欢喜听不见劝告,直到夏洛在操场作检讨时马冬梅才知夏洛喜欢的是邱雅而非自己。

课上,为了远离自己讨厌的马冬梅,离女神秋雅更近些,夏洛提出与邱雅当同桌。校长听见王老师说他坏话,愤然离场,王老师焦急追去。王老师走后,夏洛冲到邱雅身边,霸占了袁华的位置,而马冬梅不甘示弱,赶走了孟特并修理了张扬,气势汹汹地注视夏洛与邱雅。课后马冬梅缠着夏洛给她唱歌,情急之下夏洛喊出:“别闹了,媳妇!”闻声马冬梅愣了愣,随即捂脸大笑着跑开:“谁是你媳妇,臭不要脸,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束追光投射到舞台中央,经典的《一剪梅》奏响。袁华与邱雅来到梅花树下互诉衷肠。两人情意正浓之时,广播里传来夏洛表白邱雅的歌声与因马冬梅揍他而发出的求饶声。

“我好懊悔,我突然变成一个爱哭鼻子的傻子,哪里还有一点三好学生优秀团干部的样子?!”

“我才碰下你的手你就……他碰的可是你的嘴!”袁华跪地大哭,一首《心情》响起,袁华的愤慨与懊恼随音乐渐渐远去。

自行车棚,夏洛假装偶遇邱雅,准备载邱雅回家。修车工的出现暴露了夏洛拆掉邱雅的车轱辘的诡计,马冬梅伺机带邱雅离开,坏了夏洛的好事。

气愤的夏洛看向一旁傻乎乎的大春灵机一动,约他去打游戏,期间不断塑造马冬梅完美的形象,怂恿大春去追她,被忽悠之下,大春欣然答应。

正在这时,三个小流氓突然上场,围攻夏洛,身着黑皮衣颈戴大金链的陈凯登场,他威胁夏洛离邱雅远点。见状,夏洛赶紧认怂,审时夺度地又送钱又认大哥准备自救。被大春叫来的马冬梅见夏洛被困,急匆匆地冲上前护住他,不料却被流氓头子陈凯看上,上前调戏。为保护马冬梅,混乱之中夏洛拿起板砖拍向陈凯的脑袋,却马上被流氓小弟们群殴。路过的王老师用一套潇洒的军体拳把流氓打得落花流水,纷纷逃跑。脱离危机后,夏洛说话刺激马冬梅,让她远离自己。马冬梅哭着逼问夏洛是不是真的讨厌自己,夏洛实在不忍心伤害她,便说不讨厌,三个字便又燃起了马冬梅的希望,她秒变脸,夸张大笑着离开, 一首《心太软》十分应景地响起。

  夏洛在学校干的坏事传到了家长们的耳中,他们聚集到学校要求学校开除夏洛。正当众人群情激愤地职责夏洛时,校长带来了一个好消息:夏洛将登上今年春晚的舞台。闻讯,原先要求开除夏洛的家长们争先恐后地与夏洛妈攀关系,十分滑稽。

  马冬梅为了让夏洛倾心于己,开始东施效颦学着邱雅的声调与装扮。扎着两个辫子的马冬梅背过身,竟被袁华误以为邱雅,马冬梅一个标枪射倒袁华。大春拿着向日葵向马冬梅表白被拒,伤心跑开。夏洛将冬梅误认为邱雅,他刻意模仿马冬梅的走路姿势、笑声以及训练动作,只为搏得女神一笑,马冬梅见夏洛如此侮辱自己,再也装不下去了,转过身来原形毕露准备揍夏洛。

  就在这时,两个陌生人要将夏洛带走,马冬梅担心上次的事再次发生与夏洛约定暗号,在外守护。谁知约见夏洛的人竟是当红歌手那姐,她邀请夏洛与她同上春晚,夏洛因音乐事业正式开始而激动不已,误发暗号,马冬梅冲进房间得知是误会后悻悻离场,却遇见邱雅并被其嘲讽。邱雅要求离开夏洛,马冬梅黯然失色。

  失魂落魄的马冬梅遇见袁华与陈凯一行,得知陈凯要找夏洛报仇,马冬梅担忧不已,宁愿牺牲自己和陈凯去小树林也不愿他们伤害夏洛半分。马冬梅被陈凯带走,袁华阻止不了,徒留原地大声呼喊,留下悔恨的泪水。

  沉浸于自己音乐梦的夏洛对马冬梅的处境毫不知情,黑幕之下,画外音响起,这是冬梅留给夏洛的告别信。

“夏洛,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不在这个城市混了。”

“夏洛,你的梦想实现了,我也要去追求我的梦想了,保重,勿念。”

一束追光下,“喂”——邱雅与袁华的对话响起“请你不要再打给我了,我怕夏洛误会。”《一剪梅》的音乐骤然响起,袁华伤心跪地大喊:“不!”

多年过去,夏洛已经成为了家喻户晓的歌星,首张专辑《三重门》销量已过百万,并且著名音乐公司滚筒已经与其签约,并且策划了亚洲最大的选秀节目,事业上的成功真可谓是芝麻开花节节高,高粱开花笑弯了腰,哪行他都会两招,放开大步向前撂。

而另一边夏洛成天沉醉在纸醉金迷中。

“张扬,你说冬梅是个平时甩都甩不掉的人,怎么说消失就消失了呢 她最后给我留了一封信,还是用标枪扎进来的。”这些年里,夏洛仍在找寻马冬梅的足迹。

“亲爱的你怎么还在这呢?”突然邱雅出现,催促夏洛,她只想利用夏洛写歌的才华为她盈利。

突然船上一阵颠簸,原来是袁华的渔船追尾了他们,而正是因为这一撞,夏洛意外得知了冬梅当年为他拦下陈凯的事....

随着灯光熄灭,游艇也踏上了返航的归途。

犬吠游荡在破旧的筒子楼下,破烂不堪的墙壁诉说着岁月的沧桑,只有一个年迈的大爷每日端坐在门前。

夏洛询问无果只得上楼亲自寻找马冬梅,穿过破旧的走廊,夏洛终于见到那张熟悉的脸,只不过那张脸上却布满了以前他从未见过的窘迫和紧张,这些神态只在马冬梅脸上闪过片刻,她很快回过神来。

“夏洛,你一个大明星怎么跑这来了?没有狗仔队跟着你啊?别在那傻站着了,来进屋坐坐,进屋坐,家里小,你别嫌弃啊,太突然了。夏洛,你吃水果,我去做饭去。”语言中透露着惊慌和生疏。

“好久不见。”夏洛缓缓开口。

二人坐在泛黄起皮的沙发上,夏洛询问着马冬梅的近况,原来她早已停止了训练,现在在队里做着校医,依旧为他人拔着火罐。

一碗茴香打卤面被端上了桌面,熟悉的味道湿润了夏洛的眼角。

“冬梅,我曾经做过一个梦,梦里咱俩结婚了,但是日子过的并不幸福。我成天喝酒跟你生气,有一天你彻底受不了了你要和我离婚。”

夏洛对他讲起了上一世与她在这件简陋屋子里的点点滴滴,从停水到微波炉跳闸,从嗑瓜子到戒烟,这里承载了太多他们之间的回忆。但最终只余下了马冬梅与大春的甜蜜。

出了筒子楼,夏洛去了夜店,许多人陪在他的身边,混乱的灯光闪烁在房间里,但怎么也无法掩盖他狼狈与迷茫的气息,与此时在小平房中的大春与金梅二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恍惚间仿佛明白了那些不用言语的温馨再也回不到他的身边了。

新歌发布会上,夏洛狼狈不堪,邱雅看穿了他再没有创作价值,小人模样被展现的淋漓尽致。

“安排一下,通知媒体,取消新歌发布会,改为夏洛的经典老歌串烧,一定将损失降到最低。各位实在抱歉,艺术家有时候就是幼稚任性的。”邱雅企图继续压榨夏洛的剩余价值。

但随着海报被撕裂,这一场发布会最终还是沦为了笑话。

逃出了发布会,夏洛失魂落魄的走在路上。

“哎呀,夏洛!!你怎么在这呢?”熟悉的声音从路边传来,夏洛转头一看,赫然是大春。

他邀请大春一起去消费,但没想到他们回到了学生时代的那游戏机旁,只不过这次夏洛没能赢过大春,就如他在情场上也败给了他一样。

华贵的衣服无法掩饰他内心的迷惘,他拨打了大春的电话,恳求他将马冬梅还给他,但最终换来的却是大春的一记重拳。

病房外邱雅和袁华丑态百出,好似夏洛的遗产已被他们收入囊中。

“是这样,刚才我们给夏先生抽取血样,他感染了HIV病毒,就是常说的艾滋病。”

一众亲友还没反应过来。突然邱雅后知后觉,这是艾滋病!她当场崩溃,瘫软在地,而后众人争相去检验是否感染,袁华和邱雅勾搭的事实也已暴露,二者早就打算把夏洛的遗产骗过来。

而这时夏洛的母亲与张扬赶到,将这两个道貌岸然的人赶出了病房。

“护士,护士求求你让我进去看看他吧!”马冬梅姗姗来迟,但因身份差异还是被拦于门外,于是只能夜晚翻入病房。马金梅缓缓靠近病床,虚弱的呼吸声从床边传来。

“夏洛啊,有时我觉得赖着你挺好的,小时候我就喜欢赖着你,咱俩玩过家家,我当爸爸,你当妈妈。之后长大了,你跟邱雅好了,我才知道,我已经喜欢上你了,再后来呀,你就是个大明星了,我也还是喜欢你。夏洛啊,这么多年过去了,你写了那么多首歌,我最喜欢的还是你当时送给邱雅的那首,你都不知道,当时把我气得。我就在想啊,要是哪一天你也把那首歌送给我我得多幸福啊,后来,我自己偷偷的学会了,我唱给你听啊……”马冬梅靠在床边,注视着夏洛。

  悠扬的歌声在房间内萦绕,伴随着歌声消失,夏洛的眼角溢出一滴眼泪,心跳也骤然停止……

梦破酒醒后 拨云识伊人

  这场梦终于醒了,夏洛回到了婚礼现场。

  “夏洛。你说你要离婚,我跟你……”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这次夏洛冲开人群,紧紧抱住了马冬梅。

  熟悉的旋律在场内响起,过了这一场梦,懦弱的夏洛终于找到了真正的幸福,夏洛也不会再烦恼了。

  多少人的幡然醒悟,以荒芜收场;多少人的年少光阴,已随风飘荡。幸而漫天的大雾,没有迷乱夏洛的路,千帆过尽,故人依旧,他们便是彼此最好的归宿。

  “你以为一切都是没选好,得到的和想要的都对不上号。” 但生活不是梦境,我们不是夏洛,没有了却真相的能力,是否还能拨开云雾识得伊人?饮几杯人生起落,用心感悟,怜取眼前人。

文:沈乐蕊 杨子豪 图:黄丹盈 曾钰涵 吴梦欣 周铠玥 李东霖

编辑:黄宇欢

责任编辑:赵奚赟

回澜阁

>

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