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鸥剧社《你好,疯子》上演

作者:夏雪 温昕来源:本站原创发布时间:2019-12-21点击数:71

  本站讯 12月19日晚,由海鸥剧社主办、承办的话剧《你好,疯子》在大学生活动中心上演。该话剧改编自饶晓志的同名话剧,讲述了七名性格、身份各异的人物聚在第七区精神病院开启了一场关于道德、关乎人性的博弈。在一次次冲突中故事跌宕展开,七人来到这里的真相渐渐浮出水面。该话剧通过不同人物自我的纠结和人物之间的矛盾背叛揭示出了人性和社会的阴暗和人格的复杂。



置身何处
  人声嘈杂,整个世界是一片黑暗。
  突然爆出的电击声唤醒了舞台,一个女人一袭红裙,披着头发趴在舞台上,血红的光束打在她的躯体上,她尖叫着划破了寂静。灯光亮起,一旁的病床上正躺着一个人,还有六人散步在台上各处。
  “死人啦!”红衣女子扭头看向病床上的人,惊慌失措中逃向另一边,一名男子上前摸了摸床上之人的脉搏。“呼吸均匀,四肢放松,体温正常,他只是晕过去了。”众人缓了口气,开始查看身边的环境,一个铁笼,还有七套衣服。“这是什么?医院的约束衣?”“我看是囚服吧”在讨论中众人又发现了房间里的红点“摄像头,这说明有人在监视我们。”七人惊慌失措,开始回忆起自己来到此处的经过。
  最先开口的是律师Tom,在被被告人追赶的过程中,他慌忙躲进衣柜,来到了这里。司机Ben今天开车驶在畅通得奇怪的公路上,却被人追尾,昏迷后再醒来就已经在此处。Shawn是一位历史老师,写板书时回过头被砸中脑袋陷入昏迷,同样昏迷的还有医生Sam,他抱着给女儿Lucy的生日礼物进入电梯,却因电梯故障来到了这里。而记者Sunny当时正在咖啡馆里喝着咖啡,咖啡的漩涡将他到这个世界中来。最后开口的是Lily,红裙长发的公关经理,换衣间里被突然闯进的男人扇了一巴掌,再醒来便在这奇怪的房间里。六人说完,看到了角落里蜷缩着位女子,她眼睛里全是惊慌。“姑娘,姑娘,你哑巴?”众人围上去提问,却没有回应。“我觉得他应该是受到了过度惊吓得了失语症。”医生Sam说道。
  七人面面相觑,接着开始认真打量起这个奇怪的房间。广播体操的背景音突兀地响起,在混乱的争论声中众人达成了第一个共识:这间病房,是给精神病人的,而他们来的地方是一家精神病院。
  “这里是第七区精神病院。”房间外传来陌生的声音,众人顿时惶恐无措,“我是院长Lawrence。”话音刚落,六个人围上前,开始七嘴八舌争先恐后地说着自己没有病的原因。在一片嘈杂声中,院长按下了电击键。
  七人倒地,台上又陷入了一片死寂。只有水滴声在滴滴答答。


吃药还是电击
  “没完,啊,这事儿没完,等我出去,我他妈不讹死你我跟你姓,电我,是吧。”
  “至于你们被电,都是活该!”司机Ben最先醒来,一句话惹了众人恼怒。“什么活该?”医生Sam反问,众人开始互相指责起来。从医生到老师再从老师到律师,最后指责媒体人的失实报道,在指责中一群人丑恶自私的嘴脸展露无遗。
  “行了别吵了,你们吓着她了!”Lily开口叫停,众人如梦初醒,Sunny从后面走出,” 但我想说,即使在这样的条件下,我依然相信,我宁愿相信,这个房间里的每个人都是正常人,我们和他们不一样。”Sunny成为了七人之间的第一任领导,众人开始一起寻找出去的方法,在抗议签字的同仇敌忾中,推进来了一架小车,小车上装着一个小面包,还有一颗难以忽略的药。
  “它是一颗治疗精神病患者的常用药,如果正常人不慎误吃会出现非常严重的副作用,视力模糊,听力受损……”众人看着药,又看着拿着药的医生Sam,一时间没有人敢说话.在对药和食物如何分配的争吵和猜疑声中,律师Tom委婉提出独食面包的请求:“ 但是对饭呢,我们就可以说YES、YES、YES。”这分明就是屈服,原本他们之间的那条统一的战线就这样被一个小小的面包击溃。Tom受到了所有人的鄙视。最终,他选择向群体屈服,缓慢放下了那个面包。
  院长的声音再一次突兀地在病房中响起。” 203病房为什么不吃药?”
  令人感到讽刺的是,院长的再次出现仿佛给了所有人一个希望,他们开始争先恐后地向院长证明自己没有所谓的精神病。院长一个个问过去,却揭露出了Sunny正直的外表下一个懦弱又虚荣的心,而Sam用医学知识向院长证明自己没病时的反问更是值得品味。“精神病人从来不会承认自己有病。”“那你有病吗?”这个问题,不仅是在问Sam,更是在问台下的观众。医生Sam掩着嘴,陷入了沉默。院长一遍遍地问:“吃药还是电击?”得到的答案一致,所有人都拒绝吃药,在电击后倒下了。而一直躲在角落里蜷缩着的icy,缓缓地,吞下了那颗药。像是知道,只要吃了药,就可以远离电击,吞下那颗药之后,她在餐车旁缓缓跪下。灯光聚焦到她单薄的身影上,孤单又绝望。

我真的没疯
  又是在一片沉寂中醒来,人的眼里已经有了疲惫,可依然迫切地希望着逃出去。他们开始商量如何透过监控向院长证明自己的清醒。他们开始和唱歌,开始跳舞,最后他们开始打架。
  在暴力与无序中,或许最能表现人的理智与清醒。可在一片混乱中,Sam被卡住了脖子,他的双手在空中挥舞着,像是想要抓住些什么,已经接近无力垂下的边缘。事态仿佛就快要失控了。
  “滚,滚开,滚开。”Ben一把拉走了Sam身旁的Tom和Shawn,在尖叫声中结束了这一场闹剧。Sunny被推着进了铁笼。于是,Ben的统治开始了。
  “我告诉你,以前我在部队的时候,每天起码十组,做不出来,那他妈教官照死里打,区别在哪儿,就是练过。”在Ben的强权统治中,药是惩罚人的筹码,所有人都因对药的恐惧而臣服于他的淫威之下。而他心中原本所有的自卑都转化为了统治时的自负,沉溺于这个让他自负的世界,不愿意出去醒来。“师傅!我要去的是万象城,你怎么给我带动物园来了,多堵的路,还开啊,该收车了吧”Lucy一句话,把Ben所有的幻想打破,心中痛点被戳伤,原来他永远都是一个普通卑微的司机,一直都是。
  灯光暗下去了,这场闹剧却还在继续。Tom,Shawn,Sam,成为新一轮的维权代表。
  “接下来只要我们再一次面对这个环境面对院方的时候,我们表现出来的态度是赞美的,是顺服的,是安详的,那院方就一定认为我们已经康复啦。”又是一番讨论之后,众人决定回到最开始,疯笑嬉骂中还原现场,情景再现。
  他们在房间里跳着笑着,让人一时间分不清这是装疯还是真疯,一张张脸上挂着天真无邪的笑容,仿佛这样做就能逃离这个疯狂的地方。 这或许是最大的讽刺,他们曾为出逃而极力摆脱“精神病患者”的黑帽,如今却将自己变成“疯子”。“院长,我有病!我要吃药!给我吃药!”
  “在你们当中只有一个人有病,找到这个人,你们就可以走了。”院长一句话,把所有人惊醒。众人开始互相猜疑,撇清自己与”疯子”二字的关系,发疯般指证他人。
  在混乱和无序中,icy绝望的声音慢慢响起:“都别吵了,我是疯子,我是。”
  其余六人解脱般地争先恐后地冲出了大门。Icy无助地站在中央,仰头看着黑暗里的一片虚无,面对院长从虚无里发出的问候,Icy抬起头颤抖着回答“ 你应该说,你好,疯子。


你就是我,我就是你
  人声嘈杂,整个世界是一片黑暗。
故事回到了最初,除了Icy,其他人都丧失了记忆,院长开始一个个与人物对话:Sam的女儿永远只有六岁,Shawn永远在黑板上讲着同一章节的内容,Ben开在一条永远没有终点的路上,Tom打着并不存在的案子一次又一次,而Lily的浮华美梦也不过只是泡影,而Sunny将根本就不存在的《先驱报》当作是骄傲。在院长无情的戳穿前,众人心中最后一道防线被打破。
  六个人在院长的发问中仿佛找到了答案。
  原来,七人即是一人。原来,他们之所以相聚,是因为Icy在精神病院中接受的治疗。原来,他们不过是Icy的一个个人格。
  “我不是Icy,我不是Icy,我怎么能是Icy呢,哈哈哈,我不是Icy,讲话了,我要是你的话,我800多度的近视,摘下眼镜我应该能看见啊,哈哈哈哈哈哈,你凭什么是我啊,你知道什么叫奢侈品吗。荒谬,太荒谬了,我是你的什么,精神力量,分身,还是他妈的一个影射,你说啊!不不不,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的Lucy只有6岁,为什么,为什么?你看看你啊,你连你自己你都争取不了,我告诉你,你不可能是我,我反对!你可以啊,我他妈是你想象的,他们,他们过的什么生活,我他妈过的什么生活,你说啊!!六个人格全都回到了icy本体。
  六个人在Icy的成长过程中逐个出现,陪伴Icy逐渐成长,在孤独的时候陪着她,在无助的时候帮助他,教会她要往前看,要充满希望,要好好活着。
  可治疗的目的是让她回归正常,而让她回归正常的唯一方法,就是杀死其他所有陪伴着她的人格。
  “他们就是我,我就是他们啊,我才是疯子”
  “他都是我的朋友,一直以来我都是一个人,只有他们在陪着我,我办不到,如果他们死了,就算我变正常了,又有什么意义。”“如果非得让我选…….”Icy走上前来,缓缓的抬起枪,将枪对准自己的脑袋。sunny将Icy手中的枪举过头顶,一声枪响,灯光亮起,Icy晕倒在lily的怀里,大家围在icy的身边。

  “好久没看她睡得那么踏实了”
  “我还记得她小的时候,每次见到我都会笑”
  “我们要是真的爱她,终归是要为她的出路想一下吧”
  “Icy应该痊愈,我们本来就不存在,所以我想,我们应该……”
  灯光渐隐,六声枪响响彻大厅。
  六个人格,终于收获了自己的存在。

尾声
  “Icy,恭喜你,经过十个月的治疗,你终于可以康复出院了。“
  舞台中央的Icy低下头,灯光忽地聚焦,她上扬的嘴角,意味深长。

七重人格,七种社会思想。七种不同的价值观相碰撞而迸发出的火花让话剧在矛盾中交织,也在感性中升华。这一场关于道德、关乎人性的博弈,人人都在争夺生存的权利,在这个小集体里,随着利益随时变更,亲密的伙伴盟友随时变成敌对关系。每个人惶恐不安的保障自己的安全和维护自己的利益。但最终六个人格以结束自己的方式成就了icy,也找到了自己存在的意义。或许我们都不是Icy,生活平淡没有波澜,又或许,我们都是Icy,有自己的善良懦弱和坚强,在诺大的社会中摸爬滚打,自己与自己对话。
文:夏雪 温昕  图:马一菲 韦彦汐 屈璞睿 张思晨



编辑:李鑫淼

责任编辑:李鑫淼

回澜阁

>

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