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懋:Keep on dancing,Keep on dreaming

作者:黄婧来源:观海听涛发布时间:2019-11-25点击数:73


        若以一张黑胶唱片作比,2018级宪法学与行政法学研究生曹懋的A面便是一位在法学道路上砥砺前行的学生,脚踏实地,仰望星空,自律和坚持助他获得了保研海大的名额,织就了年轻学者的图景;B面则是一名活跃在舞台上的舞者,聚光灯下,音乐声中,他的梦想从不囿于舞室的方寸之地。

        不论是哪一面人生,流淌出的都是一支长歌,满室悠扬。


Stop and go

        追溯历史,Locking(锁舞)这个舞种产生于一次偶然。上世纪六十年代,一位名叫Don Campbell的舞者在表演时遗忘动作后身体僵硬,下意识静止了一拍。观众嘲笑其出糗行为,但舞者却意识到了这个动作足够诙谐幽默,便将其编入了他之后的舞蹈。后来这种带有人为停顿的舞蹈逐渐风靡全球,成为了现在的“Locking”,而那个神来之笔的动作,便是Locking中的标志性动作“Lock”。

        回忆过往,曹懋和Locking的结缘也如这舞种的诞生一般,称得上是巧合。大一刚入学的他一边对自己的体重略感苦恼,一边又打算在大学这自由的象牙塔中寻找志同道合的友人。在搜寻两全其美之法的过程中,曹懋看到了一场街舞表演。“当时心里就觉得街舞很酷,就决定去学。”

        刚开始,曹懋学的是Poping(震撼舞)。他的第一位老师不算称职,每节课只是带着一屋子人随意地跳跳舞,缺少真材实料的教学。曹懋就在这种漫无目的的氛围里跳了一年舞,“感觉自己什么都没学到。”就在曹懋不安现状想要有所改变时,他遇见了他现在的老师,丁鹤。“当时我去上街舞课,看到有人在街舞教室里跳舞,我在外面看了好久,觉得他跳得很好。我就走进去和他说,想和他学跳舞。”


曹懋的老师 丁鹤

        对于曹懋来说,丁鹤是他在大学生涯里遇到的最重要的人。他不仅作为引路者,让曹懋领略到了街舞真正的艺术性,也在曹懋苦恼于学校中的人际关系和社团工作时给予了他许多过来人的建议。两人的关系更像是一起琢磨街舞的朋友,按曹懋的说法就是“一有空就去找他玩”。两个人在巨大的落地镜前跳舞,研究Locking的基本动作和组合方式,在音乐停歇时闲聊漫谈生活中的琐碎之事。

        幸得良师的同时,曹懋也如愿以偿,寻得一群同心合意的友人。在共同探寻街舞更深刻内涵的过程中,曹懋和几个朋友一起创建了海大的街舞社团——DT街舞社。那是大二的曹懋和朋友们在一次校内比赛后的突发奇想。为让蓝图成为现实,他们真实付出了一番心力,东奔西走递交申请文件,自掏腰包购置镜子音响。虽说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但他们考虑了一切,却没有为这个初生的社团订立细致的规矩,因为“当时建社的理念就是没有约束,想跳舞就跳舞”。

        今年是DT街舞社的第四年,也是曹懋在社团里跳舞的第四年,时过境迁,但初衷未变,街舞依旧是这个社团最纯粹的核心。总有人会在大学生活动中心负一楼,在抬头就可以看到天空的室内天井里,随着音乐自由起舞。

        诞生于底层街区的街舞已经洗去了铁锈气息,蜕变而生的花从阴暗角落开到了明亮舞台,又在夏日未歇时与少年相遇于琴岛。年轻的冒险家已经扬起了风帆,只等风起云清,向阳而行。



Get fancy

        2016年的冬天,曹懋迎来了舞蹈之路上的第一场正式比赛。

        那场比赛并不圆满,枝头果实尚未成熟便已落地,曹懋没能通过海选进入正赛。就在他无所事事浏览手机信息时,比赛的一位裁判突然出现在他身边,问他是跟谁学的跳舞。如实告知后,曹懋得到了裁判一句“跳得挺好的,继续加油吧”的鼓励。话语虽简单,却如一剂强心剂,让曹懋有了要在街舞道路上走得更远的信念。

        流芳百世的画作背后常有堆积如山的废稿,惊艳至极的表演之前总是枯燥辛苦的排演。为了让自己的技巧得到长足的提高,曹懋曾拼命练习基本功,花几个小时对着镜子重复两三个简单的动作。努力有余,却像拳打棉花,使不上力。直到他的老师告诉他一句话:“Be an artist,not a fighter”,让曹懋意识到街舞并不能像砌墙一样只是层层往上简单堆砌:“有的东西练习成千上百遍会变得很好,但是这不够,还需要思考。要在其中加入自己的想法,让它变成自己的东西,呈现出自己想要的感觉、想表达的理念。”在他看来,不止是街舞,在这个追求个性化的时代,盲目沿袭着前人的道路不是长久之计,所有的艺术,都要找到个人独特的方向,既要耐心也要效率,将自己打磨成无法替代的人。

        备赛时,曹懋会用严苛的标准来练习,“不只要动作不出错,还要每个人的高度、角度都一样。”通宵达旦排练一支已经重复了无数次的舞蹈,黎明时分匆匆回到宿舍休息几个小时又赶去上课是他备赛的常态。为了让动作与音乐更好契合,曹懋会将一支曲子听到耳朵起茧,去捕捉那些转瞬即逝的节拍,“其实跳舞到了后面,你就会开始自学乐理,乐理学完了可能还会学一些乐器。”艺术之间本没有高墙般的界限,将多方理念融会贯通,更有利于街舞技艺的精进。

        笋因落箨方成竹,鱼为奔波始化龙。曹懋在各城市的赛场舞台上都留下了身影,胜负不定,起伏有时,有过在AUDC(亚洲高校舞蹈锦标赛)青岛赛区的赛场上发挥不佳而错失前往上海参加亚洲总决赛机会的遗憾,也有代表中国海洋大学连续两次取得Keep It Funky 大学生齐舞大赛冠军的荣耀。不论输赢结果,这些经历都成为了曹懋脚下的台阶,承载着他向着更高更远的目标进发。



        获胜的欢呼、失败的落寞都已随风而去,当埋头赶路的行者抬起头时,便会发现经历过的一切都化作满天繁星,默默璀璨无尽的夜空。


Which a way

        如何让学业和舞蹈和平共处,曹懋坦言最重要的就是找到一个“合适的度”。大一时的曹懋也未曾想过要紧握每分每秒时间,身处时间河流,往往感觉不到其逝去飞快,等蝉鸣渐起时才意识到一年已过。即将步入大三,身后是平平无奇的大学生活,面前是晦暗不明的毕业未来,那一刻曹懋突然感觉到了迷茫。一番内心自我挣扎后,曹懋决定给自己一年时间去拼一把,争取拿到保研名额。于是许多成绩不甚理想的课程又被安排进了课程表,本可以大把挥霍的时间被严格规划。“我周一到周五时就专注在学校学习,周末就出去跳舞。有时候周四下午没事,我也会出去跳舞或者找朋友玩。”在为保研而努力的日子里,曹懋将自己娱乐休闲的时间压缩到了最小值,每天早出晚归,用加浓冰美式熬过困倦,“有一段时间特别想吃火锅,但是都没空出学校。后来实在受不了了才在晚上和舍友跑出去吃了一次。”

        曹懋也自我怀疑过。那是十一月的一天早上,他在出门学习的路上看到一位母亲对上大学的儿子嘘寒问暖。那一幕让曹懋回想起远在两千多公里外家乡的父母。为了所谓的目标,曹懋自三月开学后就再没有回去过。温暖而实际的家和虚无缥缈的目标产生了巨大的反差,闪烁的梦想瞬间黯淡,崩溃的情绪洪水一样冲刷而来,让曹懋一整天浑浑噩噩。质疑的声音一直在心头缭绕不去,直到第二天清晨,他打开窗子,看到静谧校园里已经有步履匆匆赶去学习的同学,那一刻他又释怀了:“既然每个人都有想要追寻的目标,我为什么不能坚持下去呢?”

        若要饱览朝阳灿烂,必要在黑夜中攀上嶙峋山峰。曹懋最终度过了黎明前的黑暗,成功保研本校。



        有的放矢,这是曹懋坚持的原则。保研成功后的他依旧习惯将生活分成了几个阶段,根据每个阶段的目标分配精力和时间。在研究生一年级的上半个学期,由于需要准备比赛,曹懋将课程都安排在了下午,以防自己通宵练舞导致早上没有精力学习。每次准备比赛前他也会和自己的导师沟通,适当调整学术任务的强度。虽然在准备司法考试时曹懋又一次在学校舞室两点一线间苦熬,但这次他不曾质疑过自己选择。他认为,既然选择了学者和舞者并行的道路,就要承担其所带来的加倍的辛苦,而且要相信坚持才有回报。“我在DT街舞社教舞排舞的时候,也会希望能传达给大家一种想法,就是舞蹈和学习是可以并存的。”学术和舞蹈,这两项看起来永不相交的直线在曹懋身上交织在了一起,编织出了他生活的图景,又向时光前行的方向延伸。

        “跳街舞让我看到了很多不同的生活方式。”其实舞蹈和学术,再到工作,从来不是鱼与熊掌不可兼得的关系。在前往各地参加各种街舞比赛、表演的过程中,曹懋结识了许多舞者。在他们的身上,曹懋看到了未来的各种可能,“我认识一位挺厉害的舞者,他是律师。他会在周末教几节舞蹈课,然后就自己疯狂练舞。跳完一个周末的舞后就联系不上他了,因为他又回去工作了。”也有个性鲜明的女舞者,台上气场十足,台下则摇身一变成为温柔的幼师,热衷于在朋友圈分享幼儿园小孩的可爱故事;还有因为综艺节目被大众所熟识的舞者叶音,是可以在餐厅街道上随时起舞的Locker,也是能用整天时间设计舞台效果的设计师。他们都在向曹懋证明,人的一生都在不停奔跑,为的不只是拥有物质的面包,也为追逐吹向远方的风和沉睡着日月的地平线。

        街舞不是束缚人生前进方向的枷锁,它更像是高塔上的一扇窗,给予倚窗之人更辽阔的生活视野,望见灵魂与舞蹈碰撞迸发出的不同火花。



        街舞之于曹懋,就是吃饭睡觉之于所有人,是生活中平凡又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若不能起舞,那行路时耳机里的一首音乐也能唤醒涟漪,荡去烦闷。

        年轻的梦想是一阵春风,热烈而美好,从记忆深处的几声鼓点涌来,向星光熠熠的生命旷野奔去。追逐疾风的旅途中没有捷径,只能随着肆意的风跨越丛生荆棘,渡过汹涌长河,翻过连绵山峰。那大概是一条充满矛盾的诱惑的路,有崎岖泥泞也有鲜花烂漫,风不停留,无畏的寻梦者也不驻足。直到梦想尽头,那阵风终于落入怀中,带着一整个世界的春天。

        在那之前,梦想不停,脚步不止。


文:              图片来源自受访者

黄婧 2017级法学




















编辑:

责任编辑:

回澜阁

>

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