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切与寂静丛生 台前与幕后闪光

作者:黄梓芃 王凯文 夏雪来源:观海听涛发布时间:2019-11-04点击数:167

晚会合影


  九十五载春秋,是无数的学子一天天丰富了她的色彩;九十五圈年轮,是奔涌的岁月一层层增加了她的厚重。手臂舒展,云袖带来微微清风;灯光灿灿,旋转谱写悠悠星河;歌声缕缕,浅吟低唱至深感情。这些深秋校园里最美好的印记,构成了艺术团的同学们的独家记忆,更拼成了他们对母校九十五岁生日最深情的祝福。


树木向阳生长 谱写年轮


  一座学校有一座学校的历史,一座学校有一座学校的歌声。校庆是时间转过一轮后最值得纪念的一个节点,回望过去,展望未来。海大学子们用自己独特的方式为母校庆生,或是在二五广场举办快闪,用独特的方式为母校歌唱专属于她的生日歌;或是举办校友会,让母校曾经的孩子回家,共同回忆过往;或是设计文创产品,让这个特殊的节日留下专属的印记……而有一群人组成的这样一个社团,他们且歌且舞,将一场场绝佳的视听盛宴献给学校,作为最深情的生日祝福。


  这就是中国海洋大学大学生艺术团——一群用歌舞展现生活,表达情感的少年们。他们从不构筑空中楼阁标榜艺术二字,却不懈向专业标准追求靠拢。作为这样一个艺术类社团,艺术团几乎承办了学校各种大型文艺活动演出活动。从开场到谢幕的每时每刻,艺术团展现给观众的,都是极高的艺术修养和绝佳的演出效果。


  这次“海大韵•艺青春”晚会也不例外。为了呈现出最佳艺术效果,敲定节目是一个极其重要而漫长的环节。“从我上任成为部长的那一天开始,我心里关于准备主题晚会的那根弦,就毫无意外地绷紧了。”秘书处部长王海嘉笑着说。


  准备一次演出的周期和流程竟然如此之长。声乐部部长王斯琪具体描述了选歌的过程。那段时间,声乐部的三位部长每次打开听歌软件,内心想起的都是进行选歌。“我们那时为了多有一点选择,多做一点策划,几乎在群里每晚开会选歌到凌晨三点。”云淡风轻的一句话,饱含诸多慎重和思考,从王斯琪对选歌的标准上,亦可以窥探一二。“歌曲的画面感、每首歌对应的人选、道具布置、观众喜好、歌曲质量……这都是我们要考虑的东西。”


  今年“海大韵•艺青春”晚会的现代舞表演节目起名为《大海之舞》,主题清晰鲜明,贴合校庆气氛,但舞曲背后的敲定过程却十分曲折,经历一次又一次自我否决后又重新编排,舞蹈部部长商家仪描述着整首歌的成型过程:“因为今年是祖国七十周年和海大九十五周年的生日,我们对待舞蹈的选择更加慎重,一直在寻找能够跟海大有关的舞蹈,但对每一支舞曲的演出效果都不太满意。于是我们决定在保留《大海之舞》原舞曲大纲的基础上进行一定的修改。”三位部长们几乎有时间就来到训练室对着镜子反复扒舞、扣细节,同时融合自己对舞曲的理解,加入同学们能够加以驾驭的流畅动作,力求在细节处琢磨极致。


  原创的力量在曲艺部的节目选择中体现得更为淋漓尽致。“原本最初的主题敲定的是抗洪救灾,但是我们考虑到受众普遍的年轻化,这样的主题也许离现实太过于遥远,因此决定原创。”事实上,寻找一个能与校园贴合度高的喜剧故事,需要编剧和演员们的一遍遍打磨抛光。“最后,我们选定了研究生支教团这个主题。”曲艺部部长吴佳怡说。在翻阅了一篇又一篇研究生支教团的书面资料,观看过一部又一部展现校园生活的小品过后,排练才刚刚拉开帷幕。


曲艺部表演小品


    承担起本次晚会所有事务的部长们闪烁同样年轻的光亮,却自觉担任起一棵参天树木的职责,生长枝桠以给幼苗荫蔽,增长年轮以给幼苗倚靠。他们走着笑着,苦与泪大多消融在那些寂静的深夜,责任与热爱化作羽翼,跨越一个又一个日夜的更迭。


枝桠踮起脚尖 纵情歌唱


  有趣的是,各个部长在称呼19级新生时都使用了的一个特殊的用词:小孩。仅仅一两岁的年龄差距,部长们谈起新部员们,却总是充满了“母爱”。在艺术团经历过一载春秋,18级的同学们对责任的理解层层深入,剖析着自身角色转变最深的核心:“也许彼时的我们加入社团只因为热爱艺术,心中的责任仅是扮演好台上十分钟的角色。但现在的我们要扮演的,多了一个指路人的身份。不能仅仅因为热爱舞台,想要呈现出更加精彩的表演而留在这里,我们要做的,是培养出下一级能够运营好艺术团的顶梁柱们。”


  成为一名老部员并不代表着18级的同学们失去了热情,而恰恰是因为他们拥有超乎一般人的热情,才能在每个夜晚的辗转反侧中承担起这一份压力。他们让出舞台,把灯光的聚焦在新生身上,在灰暗的台下一遍遍指挥编排,在新生看不见的角落承担质疑。


  就像每一个新生会经历的那样,面对艺术团繁忙的训练工作,许多19级的新生们都产生了社团和学习无法同时兼顾,因而想要退出的想法。“我们从社团见面会的第一天起,就告诉过新生们,要承担起属于你的一份责任。作为一个新演员,权衡利弊得失是必然要经历的过程。我们不强求新生加入艺术团之前就预料到以后的训练是如何的繁忙,但至少他们要经历这段时间。学会如何进行权衡,是来到艺术团上的第一课。”舞蹈部部长商家仪和声乐部部长王斯琪这样说。


排练间隙苦中作乐


  对于合唱团的19级新生来说,准备晚会演出的过程中存在一个更大的阻力。开学纳新结束后的九月底,青岛市举办了一场全市高校统一参加的合唱比赛。比赛规格高,影响大,更是压缩了合唱团准备校庆演出的时间,使原本不充足的时间变得更加珍贵。这让合唱团每个人的压力骤增。新生们没有任何缓冲的时间机会,几乎从进入社团的第一天起,就开始了任务量重,时间长的培训。


  不同于每周一到两次的普通训练,新生经验少,表演的技巧生疏。从每天将近三个小时的高强度训练开始,每个声部单独分开练习。虽然新生们都有歌唱方面的特长,但发声方式,乐理,音阶这样的基本功也必须扎实训练。脚踏实地,从最基础的短音节开始打磨。一首歌唱得声音嘶哑,听到听觉疲劳,但没有人选择退出。


  最让部长们感动欣喜的,是在长时间排练过程中新生们认真的态度。每个人放下手机,握紧曲谱,紧紧注视着老师们的发声方式,演唱技巧。准备比赛的几周内,同学们相互磨合,一起进步,最终在比赛中获得了第三名的优秀成绩。不仅如此,这次的比赛更帮助新生们为主题晚会的表演积攒了舞台经验,默契增长的同时无形地增强了整个合唱团的凝聚力、向心力。


  艺术团的新新少年们,从与学长学姐们经验与技巧上进行交流,到与偌大舞台磨合适应、与部员们性格上沟通互补,一路走来磕磕绊绊的伤痕,终将化作耀眼勋章。每次辛苦的训练就像一场场春雨,浇灌着藤蔓上即将恣意生长的枝桠。他们用力汲取着舞台上的营养,将艺术团前辈们的点点光亮当作指引,在一次次挫折和鼓励中,拥有了纵情生长的勇气和信心。


森林纵于四方 永远盎然


  距主题晚会还有一周多的时间,训练室永远回荡着音乐和大声数节拍的声音。所有节目基本都进入了最后的精细化阶段,每一个细节都在规范调整,每一段节拍都在重复校准。


  “舞蹈部的训练室只有一个,我们的三支舞曲的演员要轮流找别人休息的间隙进行排练。”事实上,一进入排练的状态,大家就像旋转的陀螺,没有人想要停下跃动的脚步。“队形变化、节奏卡点、表演状态……还有太多太多是在这一个星期我们要精进和关注的焦点。”艺术团每个部门新生力量雄厚,对于刚刚入学繁忙的新生们,很难找到一个能够协调全员集体参与的时间一起来磨合练习,但新生们的热情超乎各位部长的想象。


  器乐部部长王江珹说,在没有课的闲暇时间,器乐部的成员都会各自搬着自己的乐器,赶到大学生活动中心寻找安静的训练室,自己一遍又一遍进行卡点,打磨节奏的训练。事实上,不论年级,不论部门,这样的感动一直在艺术团延续着。合唱团部长亿彤说,在准备合唱的过程中,为了得到更好的演出效果,部长们抱着试一试的心态邀请了大三的一位学长来参加合唱团的日常训练,学长很爽快地答应了。但当他拄着拐杖,腿上缠绕着夹板准时出现在排练教室的时候,大家才发现,学长的韧带受伤近乎撕裂,简单的行走对他来说尚需要花费很久的时间,却依旧每天强忍伤痛,来到训练室和学弟学妹们一起排练走台。


器乐部校庆合影


  这样的排练过程,也许看起来苦涩单调,但艺术团的成员们将枯燥编织成温馨,把苦涩转化成希望。大家会看着对面镜子中自己滑稽的动作狂笑不止,也会因为每次临场发挥时的灵光一现捧腹大笑,这一切都成为了每一次训练过程中的调味剂与闪光点。


  也许在“海大韵 艺青春”晚会表演中,艺术团呈现给观众们的只是舞台上稍纵即逝的五分钟,大家知道的是“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但却不甚了解,漫长训练过程的分分秒秒如何磨砺着意志,苦涩欢声又是如何辗转成歌。


  艺术团成员们一级一级更迭传承,陪伴与成长,告别与前行,就像春去秋来,枝叶生出新芽。共居一片森林,每一级成员生自幼苗,伸展枝桠,又成为后来者的倚靠,他们向日月招手,向星空招手,怀揣赤诚的梦想,跃入奔腾不息的时间长河。九十五年光华岁月弹指瞬息,一级级,一辈辈,他们就是这样,串起了海大无数璀璨的时刻,种下一片繁茂的森林纵于四方,葱郁遍野,蓬勃盎然。

文:                                 图片:

黄梓芃 2019级法学(中外合作办学)            来源于受访者

王凯文 2019级法学(中外合作办学)

夏雪   2019级新闻与传播学类          

姜奉榉 2017级日语                                   

黄婧   2017级法学


编辑:

责任编辑:姜奉榉

回澜阁

>

要闻